<tr id="qy0p7"></tr>

  1. <th id="qy0p7"></th>

      <strike id="qy0p7"></strike>

      <th id="qy0p7"><video id="qy0p7"></video></th>
    1. 天齊鋰業大雷已爆,但贛鋒鋰業這個雷不排,最終也是弟弟!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5-12 來源:中國無機鹽工業協會     分享到:


      花朵財經身邊有幾個號稱長期持特斯拉概念股的朋友,最近他們都挺傷心的。

      因為他們不是直接持有特斯拉,是跟著一堆券商指引和相關磚家的指揮棒買大A市場上的“特斯拉概念股”。

      市場上的特斯拉概念股不少,但最吃香的莫過于資源股,其中好幾只股在今年初很是風光了一陣子的——比如俗稱“鋰電雙王”的這兩支:天齊鋰業,贛鋒鋰業。

      天齊鋰業上月底發了財報,已經坑了好幾萬股民,業績忒慘,虧損近60億,400多億的對外擔保,公司已經公開回應要考慮要賣資產或股權來應急。世事難料啊,2、3月份還意氣風發的股票,轉眼已經跌到了歷史最低點。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相較之下,贛鋒鋰業的財報要好看不少。盡管除了總營收增速之外的其它幾個重要指標增速全是負的,但起碼盈利了:贛鋒鋰業2019年營收53.42億元、凈利潤3.58億,扣非凈利潤6.94億。

      同為煊赫一時的“特斯拉概念股”,相比天齊鋰業,贛鋒鋰業幾乎算是清流了,但花朵財經不得不說的是,贛鋒鋰業看似“比下有余”的財報,依然埋伏了幾個大雷。

      行業高點大肆海外擴產,寒流來襲面臨資產減值風險

      贛鋒鋰業2015年的年報中,長期股權投資欄下只有1.689億。

      2016年,這個數字變成了3.696億。

      2017年,7.95億。

      2018年,18.54億。(且當年3季報還是9.72億)

      2019年,36.8億。

      這是什么概念呢?4年來,贛鋒鋰業對外股權收購幾乎每年翻倍。這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國外鋰礦。

      其實我國鋰礦占世界儲量約14%,但集中于青海的鹽湖中,開采難度很大,因此去澳洲、南美等地收購鋰礦成了國內礦企、能源企業的時髦動作。

      前面提到的天齊鋰業也有這方面的投資,天齊擁有全球最大鋰礦greenbushes的股權,不過隨著行業下行,天齊將可能不得不賣掉這些股權。

      image.png



      在過去四五年的出海收礦大潮中,贛鋒鋰業也未能免俗,但是贛鋒鋰業的問題之一在于,其對外股權投資增速,遠超凈資產增速。

      鋰業是典型的周期性行業,至于為什么是周期性的,跟農民種蒜的道理一毛一樣,供小于求——漲價——開礦——增產——供大于求——減產——跌價。除非全球存在大一統的計劃經濟,否則絕大部分能源和資源都會遵循類似的曲線。


      無數機會在其間催生,無數悲劇也在其間產生。


      過去的數年間,鋰業經歷了一個完整的周期,不過與以往不同的是,疫情大大加速了鋰業下游對鋰需求減少的速率,全世界對鋰的需求幾乎是從一條拋物線般的勻速下滑,一夜之間變成了垂直墜崖。


      天齊減得,贛鋒減不得?


      前面說過了,2019年贛鋒鋰業的長期股權投資為36.8億,而2018年是18.54億,接近一倍的增幅是由于公司對Reed Industrial Minerals Pty Ltd和阿根廷的Minera Exar S.A這倆家鋰礦企業進行了股權增持。


      根據2019年報,這兩家公司的股權投資合計賬面價值為28.76億,約占其長期股權投資總金額的,78.15%。


      Minera Exar S.A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▲2019年8月贛鋒鋰業通過港股公司發布的增持Minera Exar S.A的公告
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▲贛鋒鋰業今年2月發布的對Minera Exar S.A繼續增持至控股的公告


      過去兩年,贛鋒鋰業多次收購及增資擁有了Minera Exar50%的股權,其中通過子公司提供財務資助合計約10.56億元,目前賬面價值19.95億元。且贛鋒鋰業于今年2月公告擬投資2億美元億元對其增資及認購新股。公司股權將由原先的50%上升至51%。


      在贛鋒鋰業今年2月份的這份增資公告中,寫道:“預期Cauchari-Olaroz項目一旦投產(目標產能為每年4萬噸碳酸鋰)將成為最低成本的碳酸鋰生產商之一。本收購完成后,買方于目標公司的股權將從50%增至51%。項目股權增加后預計將為買方帶來巨大經濟回報,且其將贏得Minera Exar公司的多數管理委員會與董事會席位,導致集團控制目標公司,目標公司的資產將合併計算至公司財務報表。”


      兩個重點,


      其一,該公司的預期Cauchari-Olaroz項目將成為最低成本的碳酸鋰生產商之一。


      其二,控股后該公司資產將與贛鋒鋰業實現并表。


      贛鋒鋰業從2018年就開始下這盤大棋,二年進行了4次收購(增資),直到最近的一次入資還計劃再投入2億美金實現控股和并表。


      這算盤原本是沒有打錯,一符合國家戰略,二增加廉價碳酸鋰來源,三增加上游掌控力和定價話語權。


     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,眼看著要實現控股了,但鋰業整個行業急劇走跌勢,這筆生意眼看是有要賠錢(減值)的姿勢。


      而且國外的礦似乎也沒有那么容易玩轉,前文提到的Cauchari-Olaroz 鋰鹽湖項目,至今也未付諸實際生產,預計要到2021年投產,公司負責包銷其75%的電池級碳酸鋰產品。


      根據公開資料,截止2019年6月,Minera Exar尚未產生任何營業收入。


      前文提到的另一家Reed Industrial Minerals Pty Ltd是贛鋒鋰業目前的第一大供應商,2019年供應了17.06億,占公司33.6%采購比例的鋰產品。


      鋰業大勢走衰,鋰化合物價格不斷下滑,鋰礦的估值比起2018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,但贛鋒的長期股權投資賬面余額只見增值未見減值,而且包括尚未產生收益的Minera Exar,同樣沒有進行減值。


      反觀最近因為財報太慘淡各種上頭條的天齊鋰業,倒是老老實實洗了大澡的。

      image.png


      ▲天齊鋰業披露的關于2019年度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顯示,天齊鋰業預計計提資產減值準備合計約22.93億元人民幣


      天齊鋰業計提資產價值的理由很簡單,天齊鋰業稱,公司對智利礦業化工(SQM)的長期股權投資等進行了分析,認為該項資產存在減值跡象,經測試,對SQM計提減值準備約22.08億元人民幣;2018年第四季度,公司為購買 SQM 股權新增35億美元并購貸款,導致財務費用大幅增加,2019 年度并購貸款產生利息費用合計約16.70億元人民幣;鋰精礦銷售數量和鋰化工產品銷售價格下降,導致營業收入和毛利下降。


      大家都是對外買鋰礦,投資的幅度也差不多,投資的地點也差不多(都是南美,贛鋒還有在西澳大利亞的投資。)……


      那為啥天齊鋰業的收購就減值了,贛鋒鋰業極相似的收購偏偏不減值呢?


      這是不是很神奇?


      image.png

      ▲神級預測


      花朵財經覺得贛鋒鋰業跟梁靜茹一定很熟,2018年都預計不到2019年這倆金疙瘩會這樣,還好意思說未來5年穩定持續盈利?這種勇氣真的很不容易。


      天齊鋰業洗了大澡,雖然連皮都洗掉了,但賣賣血還能活。然而贛鋒鋰業這種疑似打腫臉充胖子的行為,真的是讓人肅然起敬了,這負重前行的心理壓力,只怕是山大。

      在此也敬告各位投資者,眼睛擦亮,千萬不要只看財務報表的簡報。鋰業雙王今年誰走強誰走弱,還真說不好。

















      你知道你的Internet Explorer是過時了嗎?

      為了得到我們網站最好的體驗效果,我們建議您升級到最新版本的Internet Explorer或選擇另一個web瀏覽器.一個列表最流行的web瀏覽器在下面可以找到.